2015年8月27日 星期四

民國時代創造的日式地名



我曾在〈臺灣日式地名新論〉指出,日本人在臺灣創造的地名不一定是日式地名。因為漢字本身承載著意義,可以在脫離語言的狀態下造詞。例如,「臺中」這個地名是日本人取的,但完全不需要透過日語思考也能造出來,因此我們不會將其視為日式地名。判斷一個地名是否為日式的方法是聽聲音,聽聽是否唯有透過日語的連結才能造出這個地名。

現在,我要指出你可能從來沒想過的事實:日式地名也不一定是日本人取的。臺灣有一些日式地名,事實上是在中華民國的統治之下創造出來的。


1. 屏東縣春日鄉:地名來自「カスガ(Kasuga)社」。這個地名在日本時代從來沒寫成春日,到了戰後才以日語同音字寫成春日(日語發音Kasuga)。

2. 屏東縣三地門鄉青葉村:地名來自「アヲバ(Aoba)社」。這個地名在日本時代從來沒寫成青葉,到了戰後才以日語同音字寫成青葉(日語發音Aoba)。

3. 新竹縣尖石鄉田埔:地名來自「タバホ(Tabaho)社」。這個地名也是戰後從日語的田(ta)、埔(ho)創造出來。

4. 臺東縣達仁鄉森永村。日本時代沒有這個地名。戰後,臺東縣政府將一些原住民遷村到當地時,由於當地曾有森永株式會社的可可栽植園,就取名為森永。

5. 高雄市桃源區玉穗溪、玉穗溫泉:地名來自「タマホ(Tamaho)社」。這個地名在日本時代從來沒寫成玉穗,到了戰後才以日語同音字寫成玉穗(日語發音Tamaho)。

以上只是我近期研究原住民部落時發現的,相信還有更多小地名也是類似情況。無論如何,我得再次強調:研究地名要「聽音辨義」,不能「望文生義」。

5 則留言:

  1. 北葉村的「北葉」用台語唸起來更像Pakuhyou吧?

    回覆刪除
  2. 三地門鄉青葉村舊名為阿烏村。

    回覆刪除
  3. 屯巴拉>屯原 (應該是為了縮減成兩個字)

    回覆刪除
  4. 花蓮縣卓溪鄉太平村應該也是?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