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

外省人的人數、來源與分布


「外省人」是相對於「本省人」的他稱,原本沒有特定的指涉對象。隨著「本省」的位置不同,「外省」的指涉對象也會不同。例如,福建人對廣東人而言是外省人,廣東人對福建人來說也是外省人。但是在臺灣的特殊歷史脈絡下,「外省人」成為一個專有名詞,用來指稱二次大戰後從中國移入臺灣的人們,以及他們在臺灣生育的後代。那麼,戰後有多少外省人移入臺灣呢?他們來自哪裡?到臺灣後又分布在哪裡?


2018年1月4日 星期四

一幅清代臺灣地圖的幕後故事


目前,一幅首次公開的清代臺灣地圖正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展出,展期至2018年8月12日為止。這幅地圖全名〈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是目前所知最精雕細琢的原漢界址圖,可能是英法聯軍時成為戰利品被帶往法國。後來,臺灣旅法學者兼畫家侯錦郎先生在巴黎的舊貨市場中,慧眼獨具發現它。經由一連串因緣巧合,這幅地圖終於輾轉回到其描繪的地方。我有幸獲得侯氏家族信任,為這幅地圖做了數位化與考證的工作。當這幅地圖公開展出時,也同步出版參考書:《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解讀》。我在南天書局的新書發表會分享了書上沒寫的幕後故事。不過,許多關心的友人無法親臨現場。因此,我也把幕後故事分享在這裡。


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從山地到山腳〉幕後


霧社事件後,日本統治者決心將高山原住民遷下山,首先開刀的對象是他們認為最桀驁不馴的布農族與泛泰雅族群。等到這些族的遷村大致安排就緒,1940年代,日本統治者開始將矛頭轉向中央山脈南段的排灣族與魯凱族。戰後,國民黨政府又接力將這兩族遷下山。因此,我畫好布農族與泛泰雅族群的遷村地圖(見〈分而治之〉)之後,接下來畫的就是排灣族與魯凱族。現在,成果正式發表於《臺灣史研究》。標題稱為〈從山地到山腳〉的緣由,看一下1930年與2000年的地圖就明白了。  


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戰後有多少日本人留在臺灣?

最近,《灣生回家》引發爭議,於是有人把田中實加與杜正宇發表於《歷史臺灣》的〈灣生回家:日本人的歸國與鄉愁〉寄給我評斷。看過之後,我發現這篇文章有一段內容誤導視聽。兩位作者指出:「1942年時在臺的日本平民(不含軍人)達384,847人」、「自臺灣遣返的日本人共計322,156人。……可見未返國的日本人應達數萬人。」這個計算犯了兩個明顯錯誤。


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

〈分而治之〉幕後

2013年3月,我在《臺灣文獻》刊出一篇論文,探討新高郡原住民(位於南投縣信義鄉)的集團移住。當時我在論文結尾處留下一段話:「新高郡的原住民只是臺灣原住民的一部份……並非全貌。筆者將持續探討其他族群與其他地區的案例,以期能完成整體性的分析。」


學術界有個你我心照不宣的文化:真心想做的議題不要事先張揚,以防被別人偷走點子。因此,當你看到論文指明某某議題「有待進一步研究」時,通常作者的意思是:「我做不到,你有本事你來做」。不過,我大方宣布我要做什麼,不怕別人來偷,而且說到做到了。我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把六百多個高山原住民部落的歷史、地理、社會關係全盤考察過一遍。現在,布農族與泛泰雅族群(含賽德克族、太魯閣族)的部分正式發表在《臺灣史研究》。標題〈分而治之〉概括了整篇論文的主軸:日本統治者如何透過集團移住分化原住民的社會關係。

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

從原住民族分布圖談起


當人們想要了解臺灣的原住民族分布時,第一個念頭往往是去原民會的官方網站看看。而原民會的官方網站也確實長期擺著一張原住民族分布圖(如上)。這張地圖已獲得廣泛引用,出現在眾多網站、書籍、教材當中。不過,這張地圖其實有非常嚴重的問題。怎麼說呢?


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民國時代創造的日式地名(續)

最近,李筱峰教授在〈花蓮地名的故事〉一文提到:

花蓮縣內的地名,在日本殖民統治下,起了很大的變化。很多原住民的地名紛紛被改變,例如:....「得其黎」改為「立霧」....
這個我一看就覺得不對勁。我幾乎看遍日本時代所有地名變更的公文,怎麼對於「立霧」完全沒印象呢?我連忙搜尋一下臺灣總督府檔案與臺灣總督府報,果然,不曾出現「立霧」這個字眼。多虧李教授提醒,讓我察覺這也是一個民國時代創造的日式地名。

2016年8月20日 星期六

10週年紀念

轉眼間,「地圖會說話」成立10年了。開站的第一篇文章〈橫躺的地圖是一種常態〉張貼於2006年8月20日。此文的背景可回溯到2004年5月,當時杜正勝引用一幅我繪製的「換個角度看臺灣」地圖說明多重視角的重要性,竟然引起軒然大波。不識字兼無衛生的政客與特定媒體猛力抨擊杜正勝發明的地圖把臺灣弄倒了,吵了好一陣子。到了2006年,大學指考歷史科出現一幅19世紀的「橫躺」臺灣地圖。眼見那些人又要興風作浪,於是我在蘋果日報投書〈橫躺的地圖是一種常態〉。由於報紙版面有限,不能刊出完整地圖。正好那是一個部落格蓬勃發展的年代。我發現PIXNET的空間可以展示大尺寸地圖,於是開了一個部落格將那篇文章以及報紙不能刊出的完整地圖放上去。「地圖會說話」就這樣誕生了。我還記得頭幾天吸引了六十幾人次,我就很滿意了。

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

真相沒說你不知道

2015年3月,「故事」網站刊出〈台北城的風水之謎〉一文,內容夾帶許多史實錯誤。於是我寫了〈冒充冷知識的都市傳說〉指出這些史實錯誤。隨後,「故事」將那篇文章下架。我以為指正的目標已消失,也將我的文章下架。想不到,事隔一年之後,同樣的錯誤居然被印到書上發行了。昨天,我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臺灣沒說你不知道》的序言,赫然發現去年我曾指出的史實錯誤還在上面。為了抵銷錯誤資訊傳播的後果(雖然效果可能很有限),只好再寫這篇文章。而且,這次不會下架了。